当前位置: 主页 > 渤海新闻 > 新闻动态 >

退休政策的调整:三思而行是上策

      本报10月22日报道,针对时下引起社会热议的“柔性退休政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日前表示,退休年龄政策与人口寿命和健康状况,与城市化、老龄化趋势,与就业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是非常重大和十分敏感的社会公共政策,涉及广大参保职工的切身利益,政策的调整需要统筹考虑,循序渐进,这是各国的共同做法和经验。所以,我国关于退休年龄及领取养老金待遇年龄政策的调整,要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慎重决策。
  “该不该延迟退休”,近年来的争论高潮迭起,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梳理这些争论,可以看出多种利益的纠葛、不同立场的声音。

  认同目前退休政策的,多为一线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工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职收入偏低且不稳定,退休后有望获得稳定的养老金收入。而希望延迟退休的,多是有一定职位的公务员及科研人员,包括受“55岁门槛”限制的女性。

  就社会层面而言,主张延迟退休者认为,随着人口寿命延长、健康水平提高,延迟退休有利于人力资源的充分利用,且城市化和人口老龄化给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带来巨大压力,不少老龄化国家普遍采取了逐年延迟退休年龄或者弹性推迟领取养老金的做法。而反对延迟退休者看来,延长退休年龄势必挤压年轻人的就业机会,这对于我国劳动力长期供大于求的现状,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问题远不是这么简单。对反对者的主张,也是争议颇多。有人提出,早退休或者提前退休并不能给年轻人腾出岗位,不少提前退休者依然在以其他方式就业,就业总量大体不变;新劳动力也不一定能替代有经验的劳动力,因为劳动力市场上真正供不应求的是有丰富经验的高技能、高素质人才,让这些人延迟退休,可以弥补高端人力资源市场的不足,避免人才的浪费,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高效运转,从而可能派生新的就业岗位。更有乐观者认为,随着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会相应加大,对高素质劳动者的需求增加会更快。

  但争论中,有一点渐渐达成共识,即对这一重大、敏感且涉及广大劳动者利益的社会公共政策的调整,确实要统筹考虑,循序渐进,谨慎决策,三思而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的表态正是这一共识的反映。

  所谓谨慎,应有多层内涵。其一,先试点再推广。谨慎试点是一种降低社会政策推行成本与风险的选择。毕竟我国养老制度改革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至今不过10多年时间。正像有专家担心的,以我们现在的水平谋划几十年后的社会养老金问题,也许“火候”不到。人们期待上海“柔性退休政策”的试水,会积累下宝贵的经验。

  其二,不宜“一刀切”,应因人、因事、因岗位、因区域而定。比如,医生、法官、检察官、教师、高级技工、高精尖领域的特殊人才等,可以尝试弹性退休制度。

  其三,选择恰当时机。一些国家的改革经验显示,公众对延迟退休的态度与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当经济形势上行,延迟退休意味着有更多的收入,支持者占明显多数;经济形势下行时,失业压力增大,人们对生活的信心不足,对延迟退休较为抵触。因此有学者提出忠告,当社会普遍认为,延迟退休所产生的大量高龄就业者,不至于对年轻人就业构成巨大压力时,反对的声音就会小一些。

  其四,做大保障的“蛋糕”。该不该延迟退休,争论的实质,是公众不明朗自己能得到多少实质性的养老保障。换句话说,如何给退休者、就业者和失业者以更有效的保障,提高其对未来生活保障的信心,至关重要。因此,眼下最基础的工作是把就业和国家财富的“蛋糕”做大,给养老保障的整体实力提供更充沛的供给。

  因此,凡涉及退休政策调整的探讨,一定要着眼长远,把眼界放宽,它应是渐进的、柔性的、稳妥的过程,经过缜密论证,限定在公众承受力之内,切不可急躁冒进、顾此失彼。